我国医院内医用耗材价格虚高原因解析

诱导该做搭桥的患者放支架,是支架滥用的表现之一。“有些医生会对患者说,做搭桥要开胸,放支架创伤小,你自己来决定吧。”著名心脏病专家、中华医学会心血管病分会主任委员胡大一说,如此诱导患者,在医院心内科并不是个别现象。一般而言,很少有病人需要放3个以上的心脏支架,可我国有不少病人却被放了10个以上。

  胡大一说,选择搭桥还是支架,应经过心内科和心外科专家共同会诊,根据具体病情来决定。国际上,支架和搭桥手术的比例是71~81,但在中国,这个比例高达121。
  在心梗患者的“罪犯血管”与无关血管中同时放支架,也是支架滥用的表现之一。胡大一指出,根据近年大量临床研究的证据,国内外指南一致认为,对心肌梗死患者的急性期治疗应限于开通引起心肌梗死的病变血管,即“罪犯血管”,而对患者同时存在的其他病变血管应在病情稳定后再做评估,酌情处理。但现在不少临床医生“毕其功于一役”,在和梗死无关血管的狭窄部位也放入支架。
  该用裸支架的,却用药物支架,是支架滥用的又一表现形式。裸支架价格只有药物支架的一半左右。胡大一说,在抢救急性心肌梗死患者时,开通梗死相关血管时使用药物支架和裸支架,在效果上并没有显著差别。“目前,全世界都在普遍使用价格低的裸支架,美国裸支架使用量占支架使用总量的20%~30%,欧洲国家占50%左右。而在我国2009年使用的24万个支架中,裸支架比例仅为3.3%。这一方面是由于裸支架价格低、利润薄,企业方面缺乏产销的积极性,另一方面则是因为医院方面不愿订货。”胡大一说。
  中国医疗器械行业协会外科植入物专业委员会理事长姚志修表示,医疗耗材的滥用在骨科也表现得十分明显,如一位26岁的女性患者只需股骨上打孔减轻髓内压力即可治愈疼痛,但却被医院要求做人工关节置换手术。“不仅一些一般医院、一般医生这么做,一些名医院名医生也这么做。”